高级搜索 | 中心管理 | RSS订阅
当前栏目:首页 > 第二课堂 > 法治观摩

06级法二班马丹红参观武汉女子监狱感想

来源:  作者:

湖北省女子监狱之行有感

06法学二班 马丹红

200632480050

63中午时分,在莫洪宪教授的带领下,本学期选修《犯罪学》课程的06级一百二十余名同学在法学院门口汇合后,集体驱车前往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参观、学习。而我也甚为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是全省唯一一所关押、改造女犯的监狱。始建于1917年。位于武汉市硚口区宝丰一路81号。在职工作人员约450名,女犯有2500名左右。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多年来坚持“惩罚与教育相结合”、“公正执法、文明管理”的理念,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产生了较好的法律效益和社会效益,故此,多次被上级机关评为先进优秀单位。

在监狱狱警的引领下,我们先是参观了该监狱的生产车间。

生产车间内,若干服刑人员身着素衣,齐整地成列队坐在缝纫机前,安静地做着手中的工。在我们鱼贯走过时,间或有人会抬起头来,用她们不带焦距的眼睛打量着我们这群意外的“入侵者”。四目偶然相对的那一刹那,我的脑海中突然晃过卞之琳先生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们好奇的目光掠过她们光洁低垂的额头。

我们低低的沉吟飘过她们忙碌洁净的双手。

无论是我们的目光,还是我们的窃窃私语,甚至只是我们单纯的存在,在那么一瞬,我突然觉得,是这般地突兀,这般地揪心。

戏子?

是的。或许我们面前的她们,真的在此刻充当了戏子。尽管我们毫无恶意,尽管我们无辜而善良,然而,此刻的我们,也真的就这样充当了一回看客。

有人总喜欢将人生比作舞台。他们认为,在这个舞台上,每一个人都是戏子。仅是戏子而已。且戏子有千面。然而,不管之前的我曾经以为这句话多么地有道理,今时今日,站在这里,我却以为,并不全是这样。事实上,我们每个人既是别人眼中的戏子,又是别的戏子的看客。都说戏子贫贱,然而戏子也有专供其玩赏的戏子。若说看客尊贵,然而即使最为尊贵的看客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戏子。如此环环相扣,万物相生相克。而最终,我们欺骗了我们自己,同时也自己愉悦了自己。

或许,我们的参观,在某种程度上,于她们而言,是对其人格的无情践踏。

法律可以剥夺她们的自由,但法律却并未规定任何人有剥夺她们的尊严和隐私的权利。我们此举,无异于将其如动物园中的猴子等闲视之。试想一下,2006年,当全球范围内的大小媒体以披露被俘后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内裤的颜色、形状的方式将整个世界搅和得沸沸扬扬之时,我们法律人,无一不是正处于无语乃至愤怒之时。

我知道大家美好的初衷。所以,我沉默。沉默且低头走过。

即使是低头,也是可以思考的。我在想,如此这般的生产车间,运营情况又是怎样?摆弄着缝纫机的女工,有朝一日从这儿走出后,她们,是否能够与外届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顺顺利利地接轨?如若不成,谁又将是她们人生的最终买单人?……

思索着,无答案,于是就慢慢觉得自己卑微起来。古语有言曰:自古书生百无一用。恃才傲物的我们,或许,对于此语,连为之哀叹一声都是不屑的。然而,当真将我们放在这般如此繁杂的社会问题面前,我们这些象牙塔内所谓的天之骄子们,又怎会知道何以方能适从呢?

接着,我们走进了她们的宿舍楼。

异常显眼的狱务公开表,让本来尚有些哀愁的我突然就变得喜悦起来。那些用一个个看似冰冷的数字表示出的她们在此处的生产生活状况的评定得分,将直接和其主人的减免刑罚息息相关。

之所以会喜悦,源于一直以来,我对“救赎”二字所怀有的极为难言的情愫。“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这些女孩子们,无论最初是出于故意亦或是过失,当一个闪失,酿成大错之后,若人已知悔悟且已在悔悟,谅解与救赎本就应相伴而来。然而,看似理所当然的“量刑”,却并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理所当然地存在着的。现在看来,罪人之错可以“救赎”,不单单是社会文明的进步,而且也是合情合理而异常令人欢欣鼓舞的了。

走入她们的宿舍,18人一间。虽甚为整洁,但也极为简陋,一床,一单,一被褥,一小柜,仅此而已。怪不得,即使无法视物,盲人但丁还是懂得将《神曲》分为“地狱”、“炼狱”和“天堂”三个部分。其实,此等住宿条件,真的已是所能做到之很好了。只是,和“宜居”二字的要求对比而言,是足以被称为“炼狱”二字的。然而,话又说回来,即使是再人性化的管理,和在自己家中,总是会有差别的。若非如此,入狱和出狱又有何区别?又如何显现出区别?而法律制裁的权威性和强制性又何以体现?反言之,如若条件真的很好,好到甚至出现欧·亨利之短篇奇文——《警察与赞美诗》中流浪汉想尽办法以求入狱的情形,或许,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另外,每个人的床头都有心情寄语,粉红色的爱心卡片上写满家人甜甜的祝福和殷殷的祈盼。墙上贴着心情晴雨表。据介绍说,这儿会给每个犯人提供四个不同的表情符号,喜怒哀乐,一应俱全。若是有谁一连三天都是哭的表情,督察人员就会找她谈下心。

对她们,能够做到不离不弃、不偏不倚,于我看来,已是难能可贵;而现如今,又能对其内心的愁苦和挣扎这等深层次的东西的如此关注,即使是事外之人的我们听来,也是能感到暖暖的快乐和甜甜的幸福在整个狱所流淌着,欢腾着。

接着,我们走访了她们的阅览室。不大,书也不是很多,且以法律类的书籍居多。不过,我猜想,当她们看到这些法律方面的书籍时,是否会有心痛乃至要窒息的懊悔之感?

最终,等到了很是期待的表演环节。之前的课上,莫洪宪教授曾不只一次地提到过。然而,放松之前,却先遭受了极大的震撼。一个二十四五的女子,被居心叵测的毒贩拉向了悬崖的边缘,又在自我畸形心理的驱使下,纵身跃下,其经历着实令人扼腕。另外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因一时的虚荣,将罪恶的黑手伸向了公款,最终以贪污公款罪锒铛入狱,独留家中苦等的丈夫,不由惹人一声叹息。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女人是弱者。然而,在我们的法律词典中,没有“怜悯”,也没有强弱之分。有的,只是公平、平等和正义。但另一方面,身为法律人的我们,顶着“天之骄子”的光环,怎样既入乎其内地探究世人内心的阴暗与挣扎,又出乎其外地剖析整个社会的犯罪原因是我们理所当然的职责和不可推卸的义务。

“新岸艺术团”的演出真是精彩至极。无论是歌舞还是相声,抑或是小型的音乐剧,年青、漂亮的她们,表演得都极为专业的。甚至身边有同学打趣道:“还要法学院文艺部干嘛?”然而,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何谓悲剧?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她们愈是美好,愈显得其身后的凄凉和悲苦。或许,当她们推开犯罪大门的那一瞬间,“人生苦短”,就成了附在她们身上且难以摆脱的诅咒。由此,倍感豆蔻年华之珍贵。珍惜。惜福。

一切结束后,走了出来。四周很是安静。

然而,拐个弯,前方就是繁华闹市。

对她们而言,自由触手可及,却也是遥不可及。一直以来,或许她们在视自由如同空气,廉价而且寻常。然而,一旦失去了自由,却会突然觉得,原来,自由才是最能致命的温柔。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一书中描述婚姻为“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说像是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先生以围城作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人类的围城困境——不断的追求和对所追求到的成功的随之而来的不满足和厌烦,两者之间的矛盾和转换,其间交织着的希望与失望,欢乐与痛苦,执著与动摇——这一切构成的人生万事。

说来也是,城里城外,景致各异。而狱里狱外,又何曾一致?

置身狱外,或许于闲暇之时,可想一下狱内之事,譬如:

①服刑时间可否实现自由选择?

②服刑方式可否实现开放自由?

③服刑地点可否实现自主自决?

或许这些本就存有争议。然而,人类不也正是在冲突和矛盾中得以实现自我和发展自我的么?

所以,值得思量。且在苦思量中。……

 

谢谢阅读。

开心~

 

 
 
  1. 案例诊断实验区
  2. CAI应用仿真实验室
  3. 法庭科学实验室
  4. 在线法律资源检索实验室
  5. 法律诊所
  6. 模拟法庭
  7. 模拟仲裁庭
 
    ·万鄂湘教授讲座预告:国际商事仲裁的司法审查
    ·武汉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学研究生学术沙龙
    ·第八次跨学科论坛通知:食品安全的跨学科分析